[花样]重新开始

第53章 告白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始终不渝 书名:[花样]重新开始

    “啊,吃得好饱。”

    消灭完最后一块甜香可口的糯米糍,小滋一脸餍足地抚着鼓鼓的肚皮,依依不舍地把杯子里最后一点奶茶也一饮而尽。

    犹如遭狂风过境的小圆桌上摆满了一大堆空空如也的碟子。

    “咳咳,你不要点吗?”

    她心虚地问一看就知道在走神的类。

    ……盘子全空了还问他。

    类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他并非是那种对金钱毫无概念的人,早在清点硬币数额的时候,就清楚那些绝不足以支付牧野端上来的这一桌丰盛的甜点。

    她却什么也没提,更没暗示。

    类稍稍侧过头来,望了眼正无所事事地低头看书打发时间、平白被耽误了下班钟点的牧野,念及她前世的高中时期生活十分窘迫……

    类忍不住考虑,要不要拉她一把。

    不是像前世那样,仅仅是为了帮助她跟道明寺在一起时没有太多后顾之忧,就把她那无能的父亲安插在从属公司的某个后勤部门,做个干拿薪水不办事的小管理,而是看重她本人的品性和能力。

    关键是,什么位置才最合适,且能将她极强的社交能力发挥到最大呢?

    他也不能自己直接出面,得通过他人制造点契机,让自尊心颇高的她能心无芥蒂地接受下来。

    “真是,你肯定没听见!”

    小滋撇撇嘴,直接拽住了他的衣袖扯上两扯。

    “怎么了?”

    把视线移开,类毫无歉意地问道。

    “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明明是你无视了我的话耶。”小滋从鼻腔里喷出一口气来,满脸难以置信地反问。

    类显然对她嘴里能冒出来的问题兴趣缺缺,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用听不出半分诚意的腔调说:“那你说吧。”

    小滋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勺柄,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只是语气还是带着种咬牙切齿的凶狠味道:“我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从她起了话头开始,类就微微歪过头来,专注地看着她。

    ——该死的,只要一被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眸心无旁骛地注视着,后半句话被硬生生地卡在喉头,半天都说不出口。

    “我、我是要说,”小滋无意间又重复了一次前半截。

    “说什么?”

    类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鼓励着她往下说。

    “——你是不是觉得来这里很棒!”

    “嗯。”典型的花泽氏敷衍版回答。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蛋糕很甜!”

    “嗯。”实际上,腹中仍传来阵阵饱胀感的他根本没碰过桌上的任何食物。

    小滋暗中松了口气,再接再厉道:“咖啡是不是很香!”

    类:“嗯。”

    小滋:“风是不是很凉!”

    类:“嗯。”

    小滋:“你昨晚是不是睡得很好!”

    类:“嗯。”

    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小滋目光灼灼,企图浑水摸鱼:“你是不是喜欢我!”

    没被她三言两语麻痹住警惕心,类斩钉截铁:“一点也不。”

    “……”

    遭受严酷打击的小滋非但没有气馁,还深吸一口气,霍地站了起来,倔强地质问着:“为什么!难道是你已经有恋人了吗?”

    面对求偶失败而恼羞成怒的母喷火龙也仍然稳如泰山,类不急不慢地拿起小匙在杯子里搅了搅,直白地说:“没有。我不过是不喜欢女人而已。”

    杉菜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留意着这头的动静,恍然间,有种难以自抑的狂喜涌上心头——

    类没有骗她!

    原来这个女孩也不是类的女朋友。

    和对类的话深信不疑的杉菜不一样,小滋当即露出个‘你玩我呢骗鬼去吧’的鄙夷表情,不服气地说:“如果是我爸妈那里的话,你不用担心的,我能够说服他们——”

    “不是这个原因,”类轻声打断了她:“我若是真的喜欢上一个人的话,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亲自去克服和解决。”

    “所以很抱歉,我只是由于不喜欢你,才不愿意这样做。况且要是我没记错,这不过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一见钟情往往不过是一时的迷惑,等你清醒过来,就会后悔此刻的冲动了。”

    小滋紧抿着唇:“你非要这样用糟糕透顶的理由搪塞我吗?我可以向你证明我的诚意的。”

    类无奈地蹙眉:“你误会了,我无意让你证明任何事情。我是认真地在拒绝你,但你不信。”

    小滋惆怅地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望着窗外的点点灯火,心里却是无限的伤怀。

    “我到现在还没好好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她突然开口,“因为我很清楚,打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为大河原家的未来发展跟别人政治联姻。”

    “总有一天,爸爸妈妈会带来一个道貌岸然或者吊儿郎当的家伙,他多半会明明在外头花天酒地,但还是想要一个纯洁得能全心全意地依赖他,年轻漂亮、家世雄厚的夫人去撑场面。悲哀的是,我需要扮演的就是这么个小丑般的角色,还为此每天都在家里学一大堆华而不实的才艺。”

    她强笑着,摊摊手:“我明白这是责任的一部分,大河原家是支撑着我任性了18年的最大后盾,可我能为它做的,就只有这么点了。”

    类不置可否地垂下眼睑。

    “没想到,我会在跟那个大猩猩的相亲会上重新遇见你。”小滋发觉自己越紧张就越急躁,努了努嘴,平静了下急促的喘息声,决定一鼓作气地说下去:“虽然你是个做事有时会令人难以理解的怪胎,有时还没风度得很讨厌,甚至我到目前都还不知道你的具体名字……但是,如果结婚的对象变成是你的话,我觉得不该放弃好好谈一场恋爱的想法,并且想象中的婚后生活或多或少有些值得期待了!”

    表白完后,她用希冀的目光看向他。

    一直保持沉默地聆听着的类只好为难地二度回绝道:“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这点着实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前世对阿司一往情深的小滋会莫名其妙地把桃花种到自己身上去了?

    类不安地开始回想,到底是哪个环节上出了大错。

    再次被拒绝,小滋死死地咬着下唇,一双大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类的,像是想从目光的对峙中审视他话里的可信度。

    “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试一试呢?”她犹不放弃,循循善诱着:“哪怕只是谈一场恋爱也好啊。最重要的是,有了交往的对象后,不但可以转换心情,还可以添加乐趣哦。比如说,你每天在学校闲逛,难道就不觉得无聊吗?我会陪你一起放松,享受甜甜蜜蜜的两人时光的。”

    类丝毫不为所动地摇头:“还是那句话,抱歉,我不是适合你的人。”

    又难得多事一下,耐心地劝着这个今世谋面不超过2次的女孩:“理想中的婚姻和现实里的婚姻最大的共同点就在于,它们都是需要用心去经营的。同时,建议你相信父母的眼光,不论你未来的丈夫是谁,他都应该会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对,不要轻易被第一印象迷惑住,产生不切实际的好感。”

    连旁观的杉菜都忍不住为这个敢于多次表白、又越挫越勇的女孩感到由衷的尴尬。

    倒是小滋脸上半点不见颓色和屡遭挫折的灰败,只见她突然站起身来,连带着椅子在瓷砖地上划了一道刺耳的哧拉声,右手握拳,灵动的双眸中像是燃起了两簇名为‘斗志’的火苗,极其乐观地宣布道:“算了!但我要告诉你,我是一定不会就此轻易放弃的!在更加了解我之后,你会发现我是最跟你般配的那个人。”

    类淡淡地扫了抽风的她一眼,理智地选择没有插话。

    ——他已然对极能自说自话的她无语到极点了。

    小滋再接再励地给自己鼓着劲:“……反正追求喜欢的人也是人生的乐趣所在,我大河原滋非要在有生之年把你这座屡攻不克的冰山拿下,才不算枉为女人!”

    “吃饱了就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家人会担心的。”像是没听到这番豪言壮语一眼,懒得再搭理她的类淡定自若地抬起左臂来看了眼腕表,一本正经地提醒道:“牧野她们也早该下班了,你要打电话就快点打吧。”

    小滋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故作出个任性又骄纵的样子——或许更应称这为本色演出,昂起了小巧的下巴道:“要是我非要呆在这里、给你的朋友添麻烦怎么办?”

    摆明了要类说上几句软话哄哄她。

    “那你就呆着好了。”

    不解风情地抛下这么句话,不欲再废话,类干脆利落地起身就走。

    “喂喂喂——”小滋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他的不按理出牌震到了,反应倒是快了很多,在类迈出第二步之前就反射性地扯住了他的衣角。

    孰料这一下用力过猛,把没有防备的类拉过了头,往后一倾,在他恰恰稳住身形的时候,两人的脸之间的距离已然极小,几乎亲密无间地贴到了一起。

    先是被狠狠地吓了一跳,生怕类被自己的莽撞害得摔倒的小滋猛然间意识到——

    这似乎是个大好机会!

    于是历来胆大妄为的她当机立断地转为拽着对方的衣领,一边往下扯动,一边自己往上凑,瞄准了目标,想要趁火打劫地蹭个吻。

    眼看那浅色的薄唇就近在眼前,小滋胸腔里的小鹿也一路撒着蹄子狂奔起来,咚咚咚的心跳声震耳欲聋,她、她、就要亲上了!!!

    就在距离只剩下2厘米不到的时候,一只在此刻快要得逞的小滋眼里荣膺‘世界上最可恶最煞风景的’称号的手掌横空出世,电光火石间,飞速蹿到了即将湮灭的那处空隙处,及时拦截住了她的红唇袭击。

    涂过保湿液的唇收势不及,重重地印在了手心的薄茧上,整齐的牙亦磕到了柔嫩的内唇,伴随着令她飙泪的痛,口腔里霎时间漫开了股腥甜的味道。

    “类!”

    残忍地把强吻事件扼杀在摇篮中,这位半路杀出来的不速之客——美作仍有些心有余悸,在急急忙忙地分开两人之余,忍不住连声抱怨:“你不能小心一点吗?要不是我来得时间刚好,你就被强吻了!”

    那话语里除了溢于言表的责怪,还有几丝淡得难以叫人察觉的醋意:“我们都要被你的突然失踪给吓死了,一顿好找,结果害我们担心了半天的你竟然呆在舒服的蛋糕店里,优哉游哉地泡着阿司的未婚妻!”

    捂着刺痛不已的唇,心下懊恼的小滋一边横眉冷对,一边嘴里声音含糊不清地反驳道:“你又是谁?!我可不是谁的未婚妻,不许乱说话。”

    “请放礼貌一点,不要轻浮地对你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善良的男士做出失礼的行为。”跟当时的西门一样,明明在往日爱披着绅士外皮,现在忽然变得非常具有攻击性的美作仿佛才刚刚看到她,暗指她少得可怜的存在感。

    不待被噎住的她休整养息然后再次发动攻势,美作挂着虚假的微笑,云淡风轻地挖苦道:“难道这位不是大河原家的小姐吗?我可是听令尊亲口承认的你身为阿司未婚妻的这重身份呢。随随便便地勾搭未婚夫的好友,这是名门闺秀该做的事情吗?那可真是令我大开眼界了。”

    心里更是从头到脚把她苛刻地挑剔了个遍:腿不够长,皮肤不够细腻,胸和腰的比例太糟,举止太粗野,头发短得没有女人味,穿衣和装扮上甚至可以打个负分……

    总之一无是处。

    小滋腾地跳了起来,看起来很想挠他几下:“你乱说!才不会,只是普通的一场相亲而已!”

    美作无所谓地耸耸肩:“不信?随意。总之他们很快就要找到这一带,你只需要留在原地等一等,届时就能亲口问问他们,这到底是不是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不小心晚了……顾着看春晚弄得今早起得不及时,本来只码了一半,现在才赶好

    感谢妖童,知了,君不知,梦幽小美,络伊的跳蛋~~哦不,地雷o(≧v≦)o~~

    感谢松鼠的长评和火箭炮(是想跟我做炮友吧

    感谢小心心的炸弹(你疯了……

    新年快乐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花样]重新开始第53章 告白》,方便以后阅读[花样]重新开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样]重新开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